三家美国媒体致中国政府公开信 外交部:发错了对象


2周前,她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。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小陈说,“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担心。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,还在努力往回捐钱,捐物资。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,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。”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3月26日消息,美国26日宣布将对伊朗5个实体以及15名相关个人进行制裁,因为美方认为这些实体和个人从事恐怖主义行为,违反美国政府通过的13224号行政命令。

小陈,沈阳人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,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。

“学校多次发邮件预警:有人袭击戴口罩者”

当问及为何不愿回国时,Wendy说在这件事上考虑了很久。首先,她有朋友在回国的航班上,出现了11个确诊患者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这位朋友也不得不接受隔离。其次,她觉得在飞机上戴十多个小时口罩很难受,而且回来也是隔离。最后,Wendy坦言,如果就这么突然回国,等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。“即便回国了,在现阶段也很难找工作。”

病毒开始在美国暴发时,有不少在美国工作、学习的华人陆续回国。当然,也有更多的华人留了下来,经历着这一段的非常时期。上海女孩Wendy就是其中的一员,她毕业于纽约某知名大学,目前在美国的金融行业工作。“当武汉出现严重的疫情时,我压根不担心自己,当时哪里会想到,疫情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
3、在读博士:沈阳小伙小陈